• 「我們想探尋記憶如何塑造了倫敦建築」

    Thamsie Thomson,倫敦建築節總指揮

巴利摩人物

「我們想探尋記憶如何塑造了倫敦建築」

Thamsie Thomson是倫敦建築節總指揮,他剛剛宣佈下一年建築節的方案,其探尋的主題是「記憶」。

為什麼要舉辦建築節?

因為在英格蘭沒有關於建築物的節日。

建築節的關鍵問題是促進城市的創建、塑造、發展及演變所以對我而言,最重要的是能讓從業者和更多的社會大眾都有機會來談論、學習、討論並更好的理解這個問題。

為何選擇記憶作為今年的主題?

我們想要探尋記憶是如何塑造倫敦的建築的,以及如何進一步影響規劃者為建築物選址及指導建築師設計等。要關注的事情實在太多了,從倫敦的故事,其隱藏的各方面,城市演變的方式以及這筆遺產到底意味著什麼和我們如何發展等一系列問題。

2017年的建築節是如何計劃的?

之前的建築節做的特別好的一點就是委派一些現場任務,比如2008年Kensington 的展覽路的收尾項目,約克公爵島上購物中心的太陽能和水能雙動力的電梯安裝項目等。因為這就是個節日,是暫時性的,所以人們才允許你做這些平常看起來太嚇人或者有爭議的事。這是我特別想在建築節里再現的部分,並且最初的部分會出現在Dulwich美術館。在那裡,我們已經開展了一項關於臨時事件創作的比賽。

2017年你還想要整理一些數據嗎?

我們希望能與GLA的經濟部門合作,收集跟建築物價值相關的數據。似乎沒人確定建築物到底能帶來多大經濟效益。就我們所知,我們已經在全球領先一步,但是卻沒有人收集這些信息,不得不說這是一個重大疏忽。下一步,可給優秀的設計作品設置一個可量化的值。如果你的設計很棒,那它在物質、兒童教育的獲取等層面又有什麼意義呢?這個工作量可不小,這對我們而言是第二階段的工作。

在倫敦,你最喜歡的建築是什麼?

這是一個很難回答的問題。因為有很多。國家劇院是經典之作。還有威敏斯特地下車站,因為它完全改變了人們的地鐵站體驗;Walter Segal 在倫敦東南部的自建項目也很符合我對房子的品味。我在倫敦開放日也偶然去過Asylum收容所和Caroline 花園教堂,那裡的教堂保存著歷史遺留的斑駁和滄桑。我太喜歡那裡了,兩個月之後我的婚禮就是在那兒舉行的,並且從那以後我們所有的重大家庭活動都在那裡進行。

你是怎麼放鬆自己的?

我的工作是全職的,我還有兩個孩子,所以基本上沒什麼空閒。但是我們住在Peckham,可以去看當地發生的很多人文有趣的事物。

有沒有什麼事情讓你晚上難以入眠的?

基本沒有,原因同上。

SHARE

相關文章

Sean Mulryan honoured by global philanthropic charity 巴利摩人物

Sean Mulryan honoured by global philanthropic charity

The most prestigious award honouring “an outstanding contribution to Ireland and the Irish community in Great Britain” this year goes to the Founder and Group Chief Executive of Ballymore, Sean Mulryan.

更多
Bringing charity into the heart of company culture 巴利摩人物

Bringing charity into the heart of company culture

For Ballymore people, charity really does begin at home. From cycling, to rowing, to abseiling, to football, charity heroes from company directors to hundreds of employees gave up their spare time over the summer to help raise nearly £40,000 for good causes.

更多
“Everyone makes you feel you are part of something” 巴利摩人物

“Everyone makes you feel you are part of something”

Ballymore has eight apprentice administrators working on its sky-high Wardian development. Here, one of them, Mo Hassan, explains why reaching the top has always been his goal.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