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做蜡烛匠人犹如做厨师

    雷切尔·沃斯珀是一位杰出的英国蜡烛制造商

巴利摩人物

做蜡烛匠人犹如做厨师

雷切尔·沃斯珀是一位杰出的英国蜡烛制造商,也是贝尔格莱维亚区(Belgravia)蜡烛精品店的创始人。受伦敦沃德伦敦/Wardian London的影响,她设计了一款同名香氛蜡烛。

您如何描述沃德香氛蜡烛?

蕨类植物和苔藓(沃德箱/Wardian

case的设计者纳撒尼尔·柏格萧博士/Dr. Nathaniel Bagshaw)是沃德的情愫所在,因此,我们决定使用蕨类香味为基调。这是一种融合了青苔和雪松香调的植物清香。让人联想到森林地上植被的清凉,混合着蕨类植物上的露水,夹杂着好似来自苔玉/Kokedamas的花香。

您是如何成为一名蜡烛匠人的?

我曾经在巴巴多斯生活的时候遇到了一位蜡烛匠人,就是这样,真的。我最后承接了她的生意。我原本打算在巴巴多斯待上6个月,但结果却在那度过了4年。回到英国后,我在出版及豪华旅游公关领域工作,但每到周末,我都迫不及待的去我位于德文郡的工作室制作蜡烛,打包并把它们寄送给客户——真是很疯狂,但我乐在其中。

什么是蜡烛礼仪?

这是有关如何更好利用蜡烛的说明,但无人会注意包装上的信息,就好像,当人们打开电视包装时也不会读使用说明。这些信息告知人们关于蜡烛的使用事项,比如如何修剪蜡烛灯芯,如何把它们调到合适的长度。

自己亲手制作蜡烛有多大的可行性呢?

人们常常购买成套工具,但最终还是找我购买蜡烛,还告诉我他们的工具已在某个地方经积灰了。当他们说要自己制作蜡烛时,我并不想打击他们的热情,但是通常他们会发现买蜡烛才是更愉悦更容易的。自己做蜡烛是件麻烦的事——我不建议你用厨房来——我的一只脚现在就已经都裹满了蜡。

做蜡烛匠人犹如做厨师

蜡烛是用纯蜜蜡手工浇灌的

你喜爱的香味是什么?

我倾向于一些常见类型,如dama de noche品牌。作为一名蜡烛匠人犹如一名厨师回家后不愿意吃自己做的食物,所以,我喜欢尝试其他人制作出的香味,我尤其喜欢意大利Fornasetti品牌的Otto香精蜡烛。

您会做什么来放松?

我喜欢戴上耳机进行慢跑或快跑。我的工作比较耗费体力,所以我不需要再去做运动——对我来说运动就是为了放松。我坚持运动,周末不工作。。最好的疗法是同我三岁的女儿共度时光。她完全可以使我放松下来。

最贵的蜡烛总是最好的嘛?

一只好的蜡烛,很重要的一点看其原料成分,例如,看其是否使用天然蜜蜡制成。材料是关键,样式也是重要方面,另外,你也会因为品牌而决定是否购买。

SHARE

相關文章

Sean Mulryan honoured by global philanthropic charity 巴利摩人物

Sean Mulryan honoured by global philanthropic charity

The most prestigious award honouring “an outstanding contribution to Ireland and the Irish community in Great Britain” this year goes to the Founder and Group Chief Executive of Ballymore, Sean Mulryan.

更多
Bringing charity into the heart of company culture 巴利摩人物

Bringing charity into the heart of company culture

For Ballymore people, charity really does begin at home. From cycling, to rowing, to abseiling, to football, charity heroes from company directors to hundreds of employees gave up their spare time over the summer to help raise nearly £40,000 for good causes.

更多
“Everyone makes you feel you are part of something” 巴利摩人物

“Everyone makes you feel you are part of something”

Ballymore has eight apprentice administrators working on its sky-high Wardian development. Here, one of them, Mo Hassan, explains why reaching the top has always been his goal.

更多